时法论坛--时法网 设为首页 收藏我们
人物专刊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人物专刊
湖北吴炳堂 深居山村的志愿军老兵
 发布:时法论坛  浏览:734次  发布时间:
2019-10-17
  分享到:
【导读】:本网讯(记者任科 王飞 通讯员夏涛 常红锋)湖北崇阳县一个小山村里,年逾九旬的军老战士吴炳堂一直过着普通农民的平淡生活。每当老伴为他上药时,吴老身上的处处伤痕,都默默诉说着那一场激情燃烧的年代。当年,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5军45师的一名战士,吴炳堂同战友们牢牢钉在上甘岭阵地上,背后是新生的共和国,面前是世界头号强国武装到牙齿的进攻。身边的泥土,被凝固汽油弹烧成焦土。战斗中,涌现出黄继光、邱少云等...

本网讯(记者任科 王飞 通讯员夏涛 常红锋)湖北崇阳县一个小山村里,年逾九旬的军老战士吴炳堂一直过着普通农民的平淡生活。每当老伴为他上药时,吴老身上的处处伤痕,都默默诉说着那一场激情燃烧的年代。当年,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5军45师的一名战士,吴炳堂同战友们牢牢钉在上甘岭阵地上,背后是新生的共和国,面前是世界头号强国武装到牙齿的进攻。身边的泥土,被凝固汽油弹烧成焦土。战斗中,涌现出黄继光、邱少云等各级战斗英雄,吴炳堂也身负重伤。退伍后,吴炳堂谢绝了组织安排的工作,回乡务农,带领乡亲们建水库、修公路,为建设新中国默默奉献。60多年来,他从未主动提及自己的战功,从未向国家提出任何待遇要求。他说:“人在阵地在!上甘岭的精神不能丢!”

1

2

他是邱少云、黄继光的亲密战友,也是从上甘岭战役中幸存下来的英雄!大半个世纪过去了,而对于已年逾九旬的抗美援朝老兵吴炳堂来说,他的英雄事迹却鲜为人知!

4月10日,楚天都市报记者找到吴炳堂老人,听他讲述了当年的战斗故事。

军功章记录着曾经的英雄

在崇阳县铜钟乡大岭村7组的一户农舍里,记者见到了吴炳堂老人,他双目已经失明,如今佝偻着身子,伴在火灶旁,静静地坐着,聆听风雨。

布满皱纹的脸上可以看得出历经无数沧桑。若不是他的老伴拿出一大捧的军功章放在记者面前,很难想象这位老人便是上甘岭战役幸存下来的战斗英雄。

记者看到,在一本泛黄的退伍证上写着“吴炳堂,出生时期:1926年10月。籍贯:湖北崇阳,志愿兵15军45师135团三营机炮连步机枪手”署名盖印为“国防部长彭德怀”。

另外,记者数了一下吴炳堂老人的勋章:他共荣立两次三等功,荣获一枚“金日成”奖章,4次嘉奖通报。

吴炳堂的老伴黄秀珍告诉记者,老吴已是90岁老人,两年前双目失明。其实,他还远远不止这些勋章,有一些因为在“大跃进”年代,当时家里粮食紧张,迫于无奈,曾拿过一些勋章跟别人换过口粮,还有一些证书是儿女们小时候弄丢了,最后剩的这些是她在整理丈夫物品时无意发现的,于是一直压在箱底珍藏下来。

3

吴炳堂的大儿子吴归华告诉记者,父亲一直很低调,从不愿提及自己的战功。并且时常感叹:“比起那些牺牲的战友,自己能够活下来是万幸了!”1956年,吴归华出生后,父亲将他取名为“归华”,次年弟弟出生后,取名为“归祖”,父亲取这些名字的寓意为时刻鞭策自己:他活着回到了祖国,但时刻也不能忘记了那些牺牲在异域他乡的战友。

难忘上甘岭的战火硝烟

吴炳堂老人颤颤巍巍地介绍:1951年2月,他才25岁,响应国家号召报名参军,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志愿军15军45师135团的一名战士。而这支英勇的部队先后参加了抗美授朝四次战役,最为著名的是上甘岭战役。

当提到了上甘岭时,吴炳堂老人热泪盈眶,他紧紧握着记者的手,心情久久不能平复。

据记载,上甘岭只有3.7平方公里,一日之内落弹30余万发;一万余解放军要对抗七万多敌人;前沿阵地上,经常是一两个残破的连队对抗一两个齐装满员的团,而且几乎没有炮火支援,弹药也常常补充不上,一桶水、一箱弹药、一个苹果常常是牺牲好几条人命都不一定送得上去。

吴炳堂说,由于上甘岭战略位置非常重要,但是地型特别狭小,只有597.9和537.7两个高地,两个高地共分为十二个阵地,高地主峰前面的突出部是9号阵地,这也是主峰的门户,他就在这个阵地。

1952年10月14日凌晨4时,美军突然对两高地实施猛烈轰击,使用了火炮、坦克和飞机,“炮弹像下雨一样!”吴炳堂当时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一样,许多战友被震死。每每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都觉得自己是从地狱里走了一趟。

早上5时,美军经过一小时炮火准备后,开始火力延伸以压制纵深目标。同时,步兵开始冲锋,最先与美军接火的是135团九连597.9高地11号前哨阵地上的一个班,在美军猛烈炮火下蒙受了巨大伤亡,等打退美军四次冲锋后,就只剩下一个战士了,他只好退入坑道坚持战斗。

随后,其他几个阵地也失守,只有最关键的9号阵地,由九连副指导员秦庚武指挥三排防守,秦庚武见美军炮火异常猛烈,如果在阵地上一下投入兵力越多,那么伤亡也就越多越快,所以他只在表面阵地上同时投入三个人,一挺机枪,伤亡一个就从坑道里补充一个,始终顶住了美军的进攻。

身边无数战友倒下了

吴炳堂说,自己那时是步机枪手,他在战场使用的是马克沁重机枪,这枪有两只脚因为太重了,得有两个战士一边一个帮忙抬,每次打完150发子弹后必须挪个地方换弹匣,如果稍缓一步,敌方的炮弹很快就会飞过来了。

掌握了这一规律后,吴炳堂和另两名战士抬着机枪不停地转移地方,每次都是刚刚转移,炮弹就倾泻过来将先前的地方炸出一个大坑。

吴炳堂说,战斗之顽强可谓史无前例,敌人的攻击连连被击退,成片的尸体堆积如山,敌军只得呼叫航空兵火力支援,美军出动了二十余架B-26轰炸机投掷凝固汽油弹,阵地成为一片火海,身边的泥土就象炒熟了似的,烧成白色焦土,异常滚烫。但战士们全然不顾这些,浴血奋战。

吴炳堂说,他使用的机枪最怕的就是没有水。因为长时间的射击后枪管都烧红了,必须等到冷却后才能使用,否则会爆膛。刚开始时在不停地加水冷却,后来的战斗中,因为山头上缺水,战士们的嘴唇都干裂了,机枪用的水更是奢望。

后来,连队只能组织战士在晚上偷偷爬下山去山沟里取水,但敌人晚上不时发射照明弹,一发现有动静立即用火力压制,吴炳堂同几位取水的战友历尽千辛万苦,好不容易爬到了山沟里弄到了一点水,但回来时有的战友却献出了生命。这些水送到坑道后,战友们备感珍贵,大伙都舍不得喝,都宁愿留着给机枪冷却。

亲眼目睹黄继光的遗体

吴炳堂说:“实在太惨烈啊,我为了去救护身边的战友,当场被炮火炸晕,背负重伤,苏醒后随手抓了把土,里面竟有几十块弹片!”整个阵地上仅剩下三名幸存者:一个双腿被炸断,右臂被炸残,另一个被炸的双目失明,双耳炸聋,而吴炳堂左脚踝被子弹击穿,背部也负了重伤,至今还残存弹片。

令吴炳堂记忆犹新的是战友黄继光舍生取义的一幕。当时,与黄继光一起去炸碉堡的战士都牺牲了,黄继光堵了枪眼也倒下了。当天战斗结束后,吴炳堂和几位幸存的战友一齐来到黄继光的遗体前久久默哀,他说:“黄继光的胸前一个大洞,躯干形同焦炭。”

吴炳堂说,当年上级传达十五军45师师长崔建功在下达作战时的讲话言犹在耳:“剩下一个连,我当连长,剩下一个班,我当班长,我牺牲了,副师长是第一带头人!”中国军队正是凭着这股拼劲,取得了不可思议的上甘岭战役胜利。战后,部队再次为邱少云、黄继光、孙占元等烈士举行了追悼大会,师长崔建功亲自给自己颁发了立功奖章。

退伍后的吴炳堂婉拒了组织安排的工作,他申请要求回到老家务农。先后当过村里的民兵连长、贫协主任和村支书记,但是他从不向别人提及自己往昔的战功,即使家庭生活十分困难时也从不向上级提半点要求。

采访结束后,当记者问及老人还有什么话要说时,吴炳堂老人只说了一句:“人在,阵地在!上甘岭的精神不能丢!”

记者从湖北崇阳县民政局了解到,自2015年起,吴炳堂老人每月的享受优抚对象抚恤补助上升至975元,除此之外,民政局每年替他交新农合医疗300元,如果吴炳堂老人生病住院,可报销5000元。吴炳堂,深居山村战功赫赫的老兵,一个可亲可敬可爱的平凡老人,老人在,上甘岭精神就在!

【注】:时法网/时代法制报部分内容摘自于互联网。时法网/时代法制报不对本稿件内容真实性负责。如发现政治性、事实性、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
扫一扫手机网站
投稿邮箱: henanpd@126.com 沪ICP备19002229号
地址: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
中国电子认证服务产业联盟品牌网站证书:编号:528160927024444645975
认证数据来源的单位有: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、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、公安部全国公民身份查询中心、360网站安全中心
监督机构:中国电子认证服务产业联盟   认证机构:上海凭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   水滴信用:国家发改委首批诚信推荐企业